【历史人物】【柏辽兹】柏辽兹的名言

【历史人物】【柏辽兹】柏辽兹的名言。艾克托尔·路易·柏辽兹出生于法国南部小镇拉科特-圣安德烈,曾在巴黎音乐学院学习,是著名的作曲家、评论家,被誉为法国浪漫乐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柏辽兹的代表作有《特洛伊人》《幻想交响曲》《比阿特丽斯和本尼迪克》等,他强调音乐的标性内容,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交响乐,对日后欧洲的音乐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人物生平历史人物 1柏辽兹
埃克托·柏辽兹(Hector
Berlioz)法国作曲家、指挥家、评论家、浪漫乐派,1803年12月11日出生于法国南部小镇拉科特-圣安德烈,1869年3月8日逝于法国巴黎,终年66岁。
1803年生于格勒诺布尔的拉科特-圣安德烈,早年学过长笛和竖笛,后来又学吉他,但从未学过钢琴;1822年申请学习音乐并开始创作歌剧;1826年进入巴黎音乐学院,师从雷哈和勒絮尔。
1830年创作的《幻想交响曲》,是最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它体现了音乐与文学、音乐与戏剧结合的理想,副标题为“一个艺术家生涯中的插曲”,自传式地描叙他对于史密森小姐的爱情,此交响曲于同年12月5日演出;这部交响曲的独特之处在于它追随标题的五个乐章,交响曲提供了一个代表所爱的人的“固定乐思”,它以不同的形式贯穿于整部交响曲的各个乐章之中。
1832年12月他终于见到了史密森小姐,10个月后同她结了婚。在此后的几年中创作了一些他笔下最伟大的作品,其中包括《哈罗尔德在意大利》(是柏辽兹在游学意大利期间构思创作的交响曲,它同样运用了“固定乐思”的手法)、《葬礼与凯旋》、戏剧交响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和《纪念亡灵大弥撒曲》等。
1858年完成歌剧《特洛伊人》,这部歌剧是柏辽兹的杰作,因规模过于庞大,在剧院上演的种种努力未能实现。1860-1862年完成他的最后一部歌剧《比阿特丽斯和本尼迪克》后就再没写作。
1869年柏辽兹在巴黎去世。【历史人物】【柏辽兹】柏辽兹的名言。【历史人物】【柏辽兹】柏辽兹的名言。柏辽兹的名言【历史人物】【柏辽兹】柏辽兹的名言。【历史人物】【柏辽兹】柏辽兹的名言。
每个作曲家都了解如果忘记一个没机会记录下来的念头会有多么地愤怒和绝望。
柏辽兹说:“有一天夜里,我在梦中听到一首交响乐……当我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还记得它的第一主题……我很想把它记录下来,但我一考虑:如果我把这个主题写下来,它会使我激动地要把整个交响乐作完,那么,我就无空再写什么副刊杂文了。”柏辽兹代表作历史人物 2【历史人物】【柏辽兹】柏辽兹的名言。柏辽兹
代表作有《幻想交响曲》、《葬礼与凯旋交响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哈罗尔德在意大利》。
歌剧:《本韦努托·切利尼》《浮士德的天谴》《特洛伊人》等。
合唱曲:《庄严弥撒》《奥菲欧之死》《艾米尼亚》《基督的童年》《伤感之歌》《夏夜之歌》《感恩赞》等。
书作有《配器法与管弦乐队研究》《音乐的怪诞》《回忆录》等。柏辽兹幻想交响曲
当时浪漫主义在法国正如鱼得水般的风行,在诗坛、画坛、乐坛都各有代表人物,诗坛是雨果、绘画则是德拉克洛瓦,音乐方面就是以柏辽兹为尊。
幻想交响曲》以充满想象力的管弦语法,为音乐的浪漫主义开启了决定性的大门。因此在交响曲这样讲究形式结构的曲风上,法国人一向少有杰出的发挥。但柏辽兹这位鬼才却创作了《幻想交响曲》,把守交响曲进入浪漫主义的第一个关口,也打破一般人认为“法国人不擅创作交响曲”的观念。
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不仅是柏辽兹个人的代表作,
更是音乐史上极为重要的交响乐作品。《幻想交响曲》极富独创性,特别是在音乐中直接引入了标题意义。本曲问世之后,一时造成了极大的轰动。人物评价历史人物 3柏辽兹
柏辽兹身上反映了法国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革命性衰颓时期的精神面貌,但这并不占主导地位。柏辽兹作品的主导方面是他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对幸福的向往和对革命的炽热感情。
当然,对柏辽兹来说,理想和生活的前途毕竟是渺茫的,在他的作品中,也常常流露出对丑恶现实的不满、怀疑、愤慨以及对黑暗的揭露和讽刺。柏辽兹是法国最有代表性的浪漫派作曲家和优秀的指挥家之一,他在评论工作中也显露出卓越的才华。但是,柏辽兹的一生是在物质生活困难和精神上极为悲惨中度过的。

  作为19世纪上半叶法国音乐最伟大的代表者,柏辽兹集作曲家、指挥家、音乐评论家于一身。
  1803年12月,柏辽兹生于法国南部的一个小城科特·圣安德列。他父亲是一个医生,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继承家业。柏辽兹从小对音乐就情有独钟,而且表现出了不错的天赋。由于父母的反对,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好,1821年来到巴黎学医。当时的巴黎是欧洲文化中心,在巴黎学习的一段时间里,柏辽兹没有放弃学习音乐的一切机会。他参加歌剧院的演出,在巴黎音乐学院图书馆阅读歌谱。而当时上演的格鲁克的歌剧《伊菲革涅亚在陶洛人里》和贝多芬的交响曲,使他激动不已,从而坚定了从事音乐工作的决心。后来,在父亲的威胁下,他以与家庭脱离关系为代价选择了音乐道路,进入了巴黎音乐学院学习。
  柏辽兹的创作活动,早在他到巴黎之前便已开始了,但他在这时写出的一些室内音乐作品,并未为被出版商所采用。年轻时的柏辽兹是个富于小资产阶级革命精神的浪漫主义作曲家,曾写过《希腊革命》大合唱。法国七月革命时走上巴黎街头高歌《马赛曲》,后又把该曲改编为大型管弦乐队与二重合唱的乐曲。
  1830年,《幻想交响曲》的创作使他名声大振。后来又写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独唱、合唱与乐队)、《哈罗德在意大利》(中提琴与乐队)、《罗马狂欢节》(乐队序曲)、《安魂曲》(乐队与合唱)、《本维努托·切里尼》(歌剧)、《浮士德的沉沦》(传奇剧)等很多作品。但他的一生却在贫困饥寒中度过,老年时又不幸丧妻丧子,1869年3月8日,柏辽兹在巴黎孤单地死去,他的遗体由古诺、托玛等著名音乐家护送,在《葬礼与凯旋》大交响曲中的《葬礼进行曲》的音乐声中入葬,结不了一生。
  柏辽兹的主要创作都是在法国历史上最动荡的三十年代写出的。他创作时力求创新,除采用“固定乐思”的手段外,还以新颖、明澈的配器效果和戏剧化的处理来丰富交响乐的表现力,是著名的浪漫主义大师。柏辽兹的名字同法国浪漫主义文学大师雨果,浪漫派画家德拉克洛瓦相提并论,堪称法国浪漫主义三杰。
  在音乐的浪漫主义时期,柏辽兹,此外还有李斯特和舒曼,都是新型标题交响乐的创造者,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则是这类作品中的第一部。柏辽兹的标题性交响曲,用音乐的形象以表达诗与文学的构思,由于结合姊妹艺术的一些因素,因此音乐的画面明晰、情节具体,他的作品越来越戏剧化。他的交响曲常用代表音乐的主要形象的主导动机加以贯串和统一。其布局之宏伟、描绘之具体、以及感情之充溢,都具有巨大表现力。除音乐创作外,柏辽兹的音乐评论活动也很出色,他从1835年开始,几近三十年的评论活动,留下了大量文笔锐利、文体新颖的论文、杂文和音乐故事,有的论点诙谐而精辟,而有的则以诗意的比喻和生动的描述而引人入胜。柏辽兹所写的《管弦乐法》一书,一直被奉为音乐的经典文献之一。
  1827至1828年间,英国的肯勃尔剧团来到巴黎演出,在奥德翁剧院演出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李尔王》、《奥赛罗》等剧。扮演奥菲丽雅、朱丽叶、科黛丽雅、黛丝德蒙娜等角色的,是27岁的爱尔兰女演员史密森。当时24岁的柏辽兹看了这些戏的演出感触很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莎士比亚对他“有如一阵雷击”,而美丽的史密森对他也同样是一阵雷击。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史密森没有接受他的爱,她爽快地告诉他:“没有比这更不可能的了。”
  1830年一月至四月,柏辽兹在爱情的痛苦和思念中写了一部自传性的作品:《幻想交响曲》,副标题是“一个艺术家生涯中的插曲”。一个艺术家,实际上就是他自己。那时,英国作家德昆西的《一个吸鸦片者的自白》的法译本正在法国出版。柏辽兹受了这部作品的影响,把交响曲中的主人公,幻想成一个因失恋而企图自杀的青年,他吞服了鸦片,但因剂量不足,没有致死,只是使他在昏迷状态中,看到了光怪陆离的景象。他自信谋杀了自己的爱人,因而被处死刑。最后,他梦见在地府里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并参加了女巫的安息日夜会,一幕幻景,在群魔乱舞中结束。
  1832年冬,史密森的剧团又到了巴黎演出。柏辽兹向她热烈地求爱,终于获得了成功。同年12月,经过修订的《幻想交响曲》第一次在巴黎演出,再次取得轰动。1833年10月,柏辽兹和史密森在巴黎英国大使馆里举行了婚礼。

作曲家柏辽兹的代表作包括《幻想交响曲》、第二交响曲《哈罗尔德在意大利》、第三交响曲《罗密欧与朱丽叶》、第四交响曲《送葬与凯旋交响曲》、《罗马狂欢节序曲》、《李尔王序曲》、《海盗序曲》,歌剧《本韦努托·切里尼》、《阿尔瑟斯特》,传奇剧《浮士德的沉沦》等,从这张作品目录单里我们可以看到,莎士比亚对柏辽兹的影响,而他创作《浮士德的沉沦》的意向被德国人获知后,竟招致德国民众的鄙夷。德国人不希望由一个法国人替自己的伟大作家歌德的伟大作品谱曲,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十九世纪的西欧,盛行着多么健康的文学品味。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柏辽兹在法国开始登上古典音乐舞台的时候,正值乐圣贝多芬离世,古典音乐的古典主义时期落下帷幕,浪漫主义时期即将统治乐坛。将贝多芬去世的1827年作为古典主义时期和浪漫主义时期的分界线,是为学理之便人为划定的,怎么可能今天还是古典主义一觉睡醒就是浪漫主义了呢?生性喜欢独占鳌头的柏辽兹生逢其时地遇到了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激烈拉锯的年代,当与之有过交往并敦厚地帮助他在德国成功举办一场场音乐会的门德尔松创作出如小河淌水般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的时候,柏辽兹却以冲击力极强的《幻想交响曲》搅翻了法国、英国、德国、奥地利、波西米亚乃至俄国的乐坛。从柏辽兹开始,古典音乐不再囿于优雅的、悦耳的、暖心的,柏辽兹用他令人瞠目的作品和他首创的配器法、标题音乐,让古典音乐呈现出另一种可能:刺耳的、惊心的、叫人坐立不安的,从而让人陷入长久的反思中。如果没有柏辽兹,勋伯格的无调性音乐能否横空出世?斯特拉文斯基惊世骇俗的《春之声》能否从天而降?都是未知可否的,所以,柏辽兹是古典音乐不可或缺的“改朝换代”者,《柏辽兹回忆录》的编者为之加了副标题“狂飙之子与十九世纪文艺”,“狂飙”是极精准地标注出了柏辽兹性格的关键词。

古典音乐毕竟是小众的爱好,在跟大家聊《柏辽兹回忆录——狂飙之子与十九世纪西欧文艺》这本书前,简单介绍一下柏辽兹在古典音乐中承前启后的地位,我想还是很必要的。

柏辽兹存世不多的一张照片

历史人物 4

柏辽兹《幻想交响曲》,阿巴多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演奏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