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米斯特拉尔的诗 对米斯特拉尔的评价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是智利著名女诗人,是拉丁美洲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米斯特拉尔原名卢西亚·戈多伊·阿尔卡亚加,生于智利维库那镇,因为家境贫困从未进过学校,全靠姐姐的辅导和自身的努力,创作出了《死的十四行诗》、《绝望》、《柔情》、《有刺的树》等作品,成为智利闻名的诗人。1957年,米斯特拉尔逝世,葬在家乡的山谷里。人物经历历史人物 1米斯特拉尔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1889年4月7日出生于智利北部科金博省比库尼亚城艾尔基山谷的小镇,原名卢西亚·戈多伊·阿尔卡亚加。她九岁练习写诗,十四岁开始发表诗作。
1905年,进短期训练班学习,毕业后成为正式教师。从1905年起米斯特拉尔就在地方报刊发表诗歌。
1906年,在科金博省省会拉塞雷纳的坎特拉小学任教时,和铁路职员罗梅里奥·乌雷特相识并相恋。婚前,对方摒弃了她,另有所爱。
1909年,性格内向且已另有所爱的乌雷特因不得志而举枪自杀,这使米斯特拉尔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此她立誓终身不嫁,对死者的怀念和个人忧伤成了她初期诗歌创作的题材。《死的十四行诗》即为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之一。
1911年转入中学任教。此后10余年间辗转各地,历任中学教务主任、校长等职。
1914年,在圣地亚哥的“花节诗歌比赛”中,她以悼念爱人的三首《死的十四行诗》获第一名。
1918年至1921年,米斯特拉尔任阿雷纳斯角女子中学校长。
1921年调至首都圣地亚哥,主持圣地亚哥女子中学。
1922年,由于教育工作上的成就,应邀到墨西哥参加教育改革工作。同年,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西班牙研究院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诗集《绝望》。《绝望》是米斯特拉尔的成名作,也是她的代表作,共有七章,其中五章是诗歌,分别为《生活》、《学校》、《童年》、《痛苦》、《大自然》,另两章是散文诗和短篇小说。其中大部分深邃的觉醒、憧憬和绝望。她以清丽的形式表现了深邃的内心世界,为抒情诗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同年,她的第二本诗集《柔情》出版。这是一本歌唱母亲和儿童的诗集,格调清新,内容健康,语言质朴。
1924年回国,接受了硕士学衔和最高退休金。同时又被政府任命为驻外代表,先后到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布鲁塞尔和美国去作领事。
《绝望》的出版使诗人一举成名,米斯特拉尔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有了很大改善。1925年智利政府以优厚的条件让她退休,诗人结束了多年的执教生涯,成为一名文化使者。此后又成了一名外交官员,来往穿梭于欧洲和拉美各国,参加国际妇女大会,出任国联智利代表,做驻马德利、里斯本领事,在大学里讲学,参加各种各样与文化有关的活动。米斯特拉尔要打破自身情感痛苦绝望后的孤寂,强迫自己走上远游的旅途,自我放逐式地来往世界各地,这未必不是个合适的选择,这样可使生活始终处于一种抵达和出发的不间断的流动状态中,对诗人重建秩序、把握世界和把握自己都是一种缓冲和平衡。
1938年发表第三本诗集《有刺的树》后,她的诗内容和情调有了显著的转变。她放开了眼界,扩展了胸怀,由个人的叹惋和沉思转向博爱和人道主义,为穷苦的妇女和孤独补求怜悯,为受压迫被遗弃的人们鸣不平。
1945年,“由于她那由强烈感情孕育而成的抒情诗,已经使得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世界渴求理想的象征。”她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为拉丁美洲第一位获得该奖的诗人。194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本拟授予法国诗人、评论家、戏剧家保尔·瓦莱里,从1903年起,他已被推荐为候选人至少十次。可是1945年,这位稳操胜券的候选人却在瑞典学院表决之前的七月去世了。学院的评委们曾经考虑是否也像1931年时对待瑞典诗人卡尔费尔德那样,虽然去世,依然授奖。但这一建议一经提出就招来严厉批评,结果遭到否决。于是,桂冠落到了第二候选人、智利诗人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的头上。
1954年,诗人的最后一本诗集《葡萄区榨机》出版。她的思想境界较前更为开阔,对祖国,对人民,对劳苦大众表达了浑厚的情感,标志着她的创作达到了更新高度。
1957年1月10日,68岁的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因癌症在纽约去世。在她的遗言中,她要求被埋葬在家乡,智利北部的蒙特卡罗格兰德(MonteGrande)山谷里。她希望,通过这样做,那里的穷孩子,那些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就不再会被她的国家遗忘。米斯特拉尔的诗历史人物 2米斯特拉尔
米斯特拉尔的作品有:《死的十四行诗》《绝望》《柔情》《有刺的树》《塔拉》《压榨葡萄》。
诗创作的起点,始终是一种生命的体验。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的诗正是在自我生命体验的基础上,对自己所感所思和所作所为的不可逼视的忠诚。女诗人有过几次失败的爱情,这使得她一生的情感世界和部分诗歌创作都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悲剧色彩和梦魇气息。
女诗人虽为自己终生未婚、没有生育遗憾,但女性的本能、母性的本能、爱的本能还有她从小父亲出走后在母亲身上感受到的博大神圣的母爱,这都驱使着她创作了许多礼赞母性、祝福儿童的优秀诗篇。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是一个以其充满激情的内心世界打动读者的诗人,而自然意象的恰当运用是其表现内心世界的主要方法之一。米斯特拉尔名言
我永远、永远纯真。 成就事业要能忍受时间的凌辱。
我想要踏上归程,却无法起身, 难以成行。也未能
在落叶中挖掘墓穴,不知所措,只有哭泣。 我的上苍,让我落得这等孤零。
人们把你搁进阴冷的壁龛,我把你挪到阳光和煦的地面。人们不知道我要躺在泥土里,也不知道我们将共枕同眠。
养成每天记录的好习惯。人物评价历史人物 3米斯特拉尔
米斯特拉尔传记的写作者,智利作家沃格佳·台因特波因曾经讲到:“50年代一批三十七八岁的像他那样的年轻人,把加夫列拉看成一位仿古主义者或者干脆把她看作一件美丽的老古董简直就是博物馆里的一件展品。”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说:“米斯特拉尔为世人创造出了一个充满温情的精神家园,她用那温柔的母亲之手“为我们准备了可以满足心灵饥渴的饮料,使我们品尝到了其中泥土的芳香。正像古希腊岛上的清泉,为萨福而涌一般。米斯特拉尔也从艾尔奇河谷的诗泉中获得甘露,而且这股甘泉将会永不枯竭”。米斯特拉尔以她充满激情的真诚,征服了当时以及后来的众多读者其中包括曾经痛斥过她的沃格佳·台因特波因那群人。1945年米斯特拉尔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奖给她的评价是:“由于她那由强烈感情孕育而成的抒情诗,已经使得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世界渴求理想的象征。”

米斯特拉尔是智利著名女诗人,代表作有《死的十四行诗》、《绝望》、《柔情》等,《绝望》的出版使她一举成名。她在作品中表达了对人民、对祖国的深厚感情,并在死后要求葬在家乡的小镇上,为的就是让自己的乡下不被国家遗忘。历史人物 4米斯特拉尔
米斯特拉尔的诗
米斯特拉尔的作品有:《死的十四行诗》《绝望》《柔情》《有刺的树》《塔拉》《压榨葡萄》。
诗创作的起点,始终是一种生命的体验。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的诗正是在自我生命体验的基础上,对自己所感所思和所作所为的不可逼视的忠诚。女诗人有过几次失败的爱情,这使得她一生的情感世界和部分诗歌创作都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悲剧色彩和梦魇气息。
女诗人虽为自己终生未婚、没有生育遗憾,但女性的本能、母性的本能、爱的本能还有她从小父亲出走后在母亲身上感受到的博大神圣的母爱,这都驱使着她创作了许多礼赞母性、祝福儿童的优秀诗篇。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是一个以其充满激情的内心世界打动读者的诗人,而自然意象的恰当运用是其表现内心世界的主要方法之一。
对米斯特拉尔的评价
米斯特拉尔传记的写作者,智利作家沃格佳·台因特波因曾经讲到:“50年代一批三十七八岁的像他那样的年轻人,把加夫列拉看成一位仿古主义者或者干脆把她看作一件美丽的老古董简直就是博物馆里的一件展品。”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说:“米斯特拉尔为世人创造出了一个充满温情的精神家园,她用那温柔的母亲之手“为我们准备了可以满足心灵饥渴的饮料,使我们品尝到了其中泥土的芳香。正像古希腊岛上的清泉,为萨福而涌一般。米斯特拉尔也从艾尔奇河谷的诗泉中获得甘露,而且这股甘泉将会永不枯竭”。米斯特拉尔以她充满激情的真诚,征服了当时以及后来的众多读者其中包括曾经痛斥过她的沃格佳·台因特波因那群人。1945年米斯特拉尔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奖给她的评价是:“由于她那由强烈感情孕育而成的抒情诗,已经使得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世界渴求理想的象征。”

历史人物 5历史人物:米斯特拉尔的诗 对米斯特拉尔的评价。
姓名: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GabrielaMistral) 国籍:智利 年代:1889-1957
职位:
  姓名: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Gabriela Mistral)  性别:女   出生年月:1889-1957  国籍:智利  所获奖项:1945年诺贝尔文学奖 
历史人物:米斯特拉尔的诗 对米斯特拉尔的评价。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GabrielaMistral,1889-1957)智利女诗人。出生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市北北的维库那镇。当都是的父亲在她岁时弃家出走,不知去向。她自幼生活清苦,未曾进过学校,靠做小学教员的同父异母姐姐辅导和自学获得文化知识。1905年,进短期训练班学习,毕业后成为正式教师。1911年转入中学任教。此后10余年间辗转各地,历任中学教务主任、校长等职。1922年应邀到墨西哥参加教育改革工作。1924年回国,接受了硕士学衔和最高退休金。同时又被政府任命为驻外代表,先后到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布鲁塞尔和美国去作领事。1957年1月10日,诗人病死于美国纽约。 
    从1905年起米斯特拉尔就在地方报刊发表诗歌。1906年,她与一位年轻的铁路工人相爱。婚前,对方摒弃了她,另有所爱。数年后,此人又因爱情与生活的失意而举枪自戕。这爱情的甜蜜与痛苦,催开了米斯特拉尔的诗歌之花。1914年,在圣地亚哥的“花节诗歌比赛”中,她以悼念爱人的三首《死的十四行诗》获第一名。1922年,她出版了第一本诗集《绝望》。其中大部分深邃的觉醒、憧憬和绝望。她以清丽的形式表现了深邃的内心世界,为抒情诗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1924年,她的第二本诗集《柔情》出版。这是一本歌唱母亲和儿童的诗集,格调清新,内容健康,语言质朴。1938年发表第三本诗集《有刺的树》后,她的诗内容和情调有了显著的转变。她放开了眼界,扩展了胸怀,由个人的叹惋和沉思转向博爱和人道主义,为穷苦的妇女和孤独补求怜悯,为受压迫被遗弃的人们鸣不平。诗人的最后一本诗集《葡萄区榨机》于1954年出版。她的思想境界较前更为开阔,对祖国,对人民,对劳苦大众表达了浑厚的情感,标志着她的创作达到了更新高度。 
    1945年,“因为她那富于强烈感情的抒情诗歌,使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的理想的象征。”她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为拉西美洲第一位获得该奖的诗人。 
历史人物:米斯特拉尔的诗 对米斯特拉尔的评价。历史人物:米斯特拉尔的诗 对米斯特拉尔的评价。历史人物:米斯特拉尔的诗 对米斯特拉尔的评价。     
    《死的十四行诗》、《绝望》、《柔情》、《有刺的树》、《葡萄区榨机》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