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新疆呆了几个月,终于去了苏联。

1937年2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鼓励史沫特莱设法引进一种新的娱乐:西方式的交际舞。史沫特莱明白这些长征的幸存者,需要学会松弛和娱乐。她还想到,跳舞有助于打破受领导干部的妻子们影响,而形成的僵化的社会礼仪。到了三月份,她和吴莉莉晚上就在天主教堂里教交际舞。到这里参加舞会的红军丈夫一般不带妻子前来,有少数刚从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来延安,为统一战线和革命效力的青年男女也来参加。
毛泽东的妻子贺子珍最不喜欢史沫特莱。反过来,史沫特莱坦率地表示,她认为贺子珍过的是苍白的、修道院式的生活,她不具备一个革命领袖妻子的必要条件。史沫特莱对贺子珍的冷淡就表明了她的看法。结果,俩人之间虽没有发生什么争吵,但相互敌视是很深的。吴莉莉是晚间举行交际舞的明星。与延安那些呆板的妇女相比,吴好像神话故事中一位鲜艳夺目的公主;对长期生活在农民中间的延安男人来说,吴不只是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她可同中国历史上最有姿色的女人杨贵妃相媲美。
战争间歇的几个月里,毛泽东阅读了大量书籍,并撰写政治和哲学方面的论文。
太阳一落山,毛泽东常常带着一个警卫员到史沫特莱的窑洞去,他们边喝米酒或茶,边聊天。他对外国生活表现了极大兴趣。毛泽东读过一些译成中文的西方人的诗,他问史沫特莱是否体验过像拜伦、济慈和雪莱这类诗人赞美的浪漫爱情。他说他怀疑从西方小说中读到的那种爱情是否真的存在,它到底是什么样?在他认识的人当中,我似乎是第一个体验过这种爱情的人。他似乎觉得在某些事上若有所失。
吴莉莉总是在毛泽东和史谈话中充当中间人,每当史与毛泽东谈论罗曼蒂克的爱情时,她感到对话全部是说给她吴莉莉听的。讨论过程中,毛泽东作诗,吴当然比史更能欣赏毛泽东的诗,吴便以毛泽东诗中所用的韵律赋诗作答,这使毛泽东很高兴。他们详细讨论了解放后新社会中男女平等条件下的男女关系。这些思想进入了毛泽东以旧诗词形式写的诗篇。
贺子珍夜闯吴莉莉窑洞
有一个晚上,史已经睡下,窑洞外面有布鞋走路的声音。她听到毛泽东轻柔的南方口音,他是去隔壁的吴莉莉的窑洞,洞里的灯还亮着。史沫特莱听到敲门声,门打开又关上。她刚想重新入睡,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上来。接着吴的窑洞门被撞开。
史闻听,忙跳下床,披上外衣,跑到隔壁窑洞。贺子珍正用一个长长的手电筒打毛泽东。毛泽东坐在桌旁的板凳上,仍旧戴着他的棉帽子,穿着军大衣。他没有制止贺子珍,他的警卫员立在门旁,显得很尴尬。贺子珍狂怒地大喊大叫,不停地打他,一直打到她自己上气不接下气才停手。
毛泽东最后站起来,他看上去很疲倦,声音沉着严厉:别说了,子珍!赶快回去吧。贺子珍却突然转向吴莉莉,当时,吴背靠着墙,像一只吓坏的小猫。接着她走近吴莉莉,挥起手中的手电筒,另一只手抓她的脸、揪她的头发。血从吴莉莉的头上流下来,吴莉莉跑向史沫特莱,躲在她背后。
贺子珍又转向史:帝国主义分子!她叫道:都是你闹出来的,回你自己的窑洞去。接着,她用手电筒打这个洋鬼子。史沫特莱可不是好欺负的,一把将贺推倒在地。毛泽东道:她没有惹你,是你打她的。她有自卫的权利,你的行为简直就像美国电影里的阔太太。毛泽东气愤已极,但尽力克制着,他命令警卫员送贺子珍回家。贺子珍不肯罢休,不肯起来。毛泽东又叫来两三个警卫员,最终使歇斯底里的贺子珍离开了。
贺子珍离开延安
贺子珍常常大吵大闹,毛泽东后来就搬到另外一个窑洞居住。据几个目睹这个事件全过程的老同志回忆,史沫特莱来延安同毛泽东见面,相互拥抱献花,这在西方很平常,但贺子珍难于接受。她把送花、拥抱当成爱的表示,把送苹果之类的举动看成是感情的表示,因此对毛泽东产生了很深的误解。
她决定去西安,毛泽东知道贺子珍要走,极力挽留她,说:我这个人平时不爱落泪,只在三种情况下流过泪,一是我听不得穷人的哭声,看到他们受苦,我忍不住要掉眼泪。二是跟过我的通讯员,我舍不得他们离开。有的通讯员牺牲了,我难过得落泪。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骑过的马老了、死了,用过的笔旧了,都舍不得换掉。三是在贵州,听说你负了伤,要不行了,我掉了泪。接着,他又动情地说:我现的情况与在王明路线时期不同了,我有发言权了。以后,不会再让你像过去那样,跟我受那么多的苦了。
但是,贺子珍去意已决,在她等待去苏联的飞机的时候,毛泽东又一次托人捎来口信,请她不要去苏联,贺子珍没有接受这个召唤,毅然走了。
(摘自《环球人物》文/程默)

1937年2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鼓励史沫特莱设法引进一种新的娱乐:西方式的交际舞。史沫特莱明白这些长征的幸存者,需要学会松弛和娱乐。她还想到,跳舞有助于打破受领导干部的妻子们影响,而形成的僵化的社会礼仪。到了三月份,她和吴莉莉晚上就在天主教堂里教交际舞。到这里参加舞会的红军丈夫一般不带妻子前来,有少数刚从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来延安,为统一战线和革命效力的青年男女也来参加。
毛泽东的妻子贺子珍最不喜欢史沫特莱。反过来,史沫特莱坦率地表示,她认为贺子珍过的是苍白的、修道院式的生活,她不具备一个革命领袖妻子的必要条件。史沫特莱对贺子珍的冷淡就表明了她的看法。结果,俩人之间虽没有发生什么争吵,但相互敌视是很深的。吴莉莉是晚间举行交际舞的明星。与延安那些呆板的妇女相比,吴好像神话故事中一位鲜艳夺目的公主;对长期生活在农民中间的延安男人来说,吴不只是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她可同中国历史上最有姿色的女人杨贵妃相媲美。
战争间歇的几个月里,毛泽东阅读了大量书籍,并撰写政治和哲学方面的论文。
太阳一落山,毛泽东常常带着一个警卫员到史沫特莱的窑洞去,他们边喝米酒或茶,边聊天。他对外国生活表现了极大兴趣。毛泽东读过一些译成中文的西方人的诗,他问史沫特莱是否体验过像拜伦、济慈和雪莱这类诗人赞美的浪漫爱情。他说他怀疑从西方小说中读到的那种爱情是否真的存在,它到底是什么样?在他认识的人当中,我似乎是第一个体验过这种爱情的人。他似乎觉得在某些事上若有所失。
吴莉莉总是在毛泽东和史谈话中充当中间人,每当史与毛泽东谈论罗曼蒂克的爱情时,她感到对话全部是说给她吴莉莉听的。讨论过程中,毛泽东作诗,吴当然比史更能欣赏毛泽东的诗,吴便以毛泽东诗中所用的韵律赋诗作答,这使毛泽东很高兴。他们详细讨论了解放后新社会中男女平等条件下的男女关系。这些思想进入了毛泽东以旧诗词形式写的诗篇。
贺子珍夜闯吴莉莉窑洞
有一个晚上,史已经睡下,窑洞外面有布鞋走路的声音。她听到毛泽东轻柔的南方口音,他是去隔壁的吴莉莉的窑洞,洞里的灯还亮着。史沫特莱听到敲门声,门打开又关上。她刚想重新入睡,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上来。接着吴的窑洞门被撞开。
史闻听,忙跳下床,披上外衣,跑到隔壁窑洞。贺子珍正用一个长长的手电筒打毛泽东。毛泽东坐在桌旁的板凳上,仍旧戴着他的棉帽子,穿着军大衣。他没有制止贺子珍,他的警卫员立在门旁,显得很尴尬。贺子珍狂怒地大喊大叫,不停地打他,一直打到她自己上气不接下气才停手。
毛泽东最后站起来,他看上去很疲倦,声音沉着严厉:别说了,子珍!赶快回去吧。贺子珍却突然转向吴莉莉,当时,吴背靠着墙,像一只吓坏的小猫。接着她走近吴莉莉,挥起手中的手电筒,另一只手抓她的脸、揪她的头发。血从吴莉莉的头上流下来,吴莉莉跑向史沫特莱,躲在她背后。
贺子珍又转向史:帝国主义分子!她叫道:都是你闹出来的,回你自己的窑洞去。接着,她用手电筒打这个洋鬼子。史沫特莱可不是好欺负的,一把将贺推倒在地。毛泽东道:她没有惹你,是你打她的。她有自卫的权利,你的行为简直就像美国电影里的阔太太。毛泽东气愤已极,但尽力克制着,他命令警卫员送贺子珍回家。贺子珍不肯罢休,不肯起来。毛泽东又叫来两三个警卫员,最终使歇斯底里的贺子珍离开了。
贺子珍离开延安
贺子珍常常大吵大闹,毛泽东后来就搬到另外一个窑洞居住。据几个目睹这个事件全过程的老同志回忆,史沫特莱来延安同毛泽东见面,相互拥抱献花,这在西方很平常,但贺子珍难于接受。她把送花、拥抱当成爱的表示,把送苹果之类的举动看成是感情的表示,因此对毛泽东产生了很深的误解。
她决定去西安,毛泽东知道贺子珍要走,极力挽留她,说:我这个人平时不爱落泪,只在三种情况下流过泪,一是我听不得穷人的哭声,看到他们受苦,我忍不住要掉眼泪。二是跟过我的通讯员,我舍不得他们离开。有的通讯员牺牲了,我难过得落泪。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骑过的马老了、死了,用过的笔旧了,都舍不得换掉。三是在贵州,听说你负了伤,要不行了,我掉了泪。接着,他又动情地说:我现的情况与在王明路线时期不同了,我有发言权了。以后,不会再让你像过去那样,跟我受那么多的苦了。
但是,贺子珍去意已决,在她等待去苏联的飞机的时候,毛泽东又一次托人捎来口信,请她不要去苏联,贺子珍没有接受这个召唤,毅然走了。
(摘自《环球人物》文/程默)

“起初他不理我,后来干脆就搬到另外一个窑洞去住。”

一九三七年六月,局面以一种最意外的形式发展到极点。

毛的妻子又转向史:“帝国主义分子!”她叫道:“都是你闹出来的,回你自己的窑洞去。”接着她用手电筒打这个“洋鬼子”。史沫特莱可不是好欺负的,一把将贺推倒在地。毛的妻子躺在地上尖声喊道:“你算什麽丈夫?还算是男人吗?你是共产党吗?我就在你眼皮底下挨这个帝国主义分子的打,你一声也不吭。”毛责备妻子道:“她没有惹你,是你打她的。她有自卫的权利,是你羞辱了我们,你的行为简直就像美国电影里的阔太太。”毛气愤已极,但尽力克制着,他命令警卫员扶起他的妻子送她回家。贺不甘罢休,不肯起来,毛不得不叫来另外两、三个警卫员,最终使歇斯底里的贺离开了。

毛泽东感叹道:“我同贺子珍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十年夫妻嘛!”

在她等待去苏联的飞机的时候,毛泽东又一次托人捎来口信,请她不要去苏联,返回延安,贺子珍没有接受这个召唤。

“不是我要离开她,而是她要离开我。她脾气不好,疑心大,常为一些小事吵架。”

毛泽东谈起贺子珍,谈到毛毛流露出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伤感,这伤感,过去我从未在毛泽东身上发现过,看到的都是欢天喜地的大丈夫气概。

曾志回忆说–

贺子珍到达西安时,上海已沦陷于日本帝国主义之手,去不成了,怎麽办呢?她又不愿回去。当时,贺子珍住在中共驻西安办事处。毛泽东托人捎来口信,请贺子珍回延安去。但是,贺子珍没有回去。她在西安住了几个月。这时,共产国际的代表从苏联经新疆、西安去延安。贺子珍得到启发,上海去不成,可以到苏联去。到那里,不但可以取出弹片,养好身体,还可以获得学习的机会。

一九四零年,贺子珍的好朋友曾志来到延安学习。她去拜见毛泽东。畅谈一番后,毛泽东留她吃晚饭。面对故友,毛泽东忍不住吐出心里话。

承认事情不是自己想象得那么简单

其实,观念的差异不只是贺子珍一个人的危机,当时,经过长征幸存下来的少数妇女干部在相对和平的延安,都有这种危机。

吴背靠着墙,像一只吓坏的小猫。贺骂道:“舞厅的臭婊子【澳门新莆京23819com】贺子珍离开毛泽东的真实原因。【澳门新莆京23819com】贺子珍离开毛泽东的真实原因。!你大概和什麽男人都勾搭,还想欺骗主席?”接着她走近吴莉莉,挥起手中的手电筒,另一只手抓她的脸、揪她的头发。血从莉莉的头上流下来。吴跑向史沫特莱,躲在她背后。

沉默片刻,毛泽东又说:“但我还是挂念着她的,她在长征中吃了不少苦,跟我十年生了十个孩子,年头生一个,年尾又生一个。”

到了三月份,她和吴莉莉(音译,女翻译)晚上就在那座天主教堂里教交际舞。到这里参加舞会的红军丈夫一般不带妻子前来,有少数刚从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来延安为统一战线和革命效力的青年男女也来参加。舞会在延安的窑洞里引起了爆炸性的不满。史沫特莱和她漂亮的伙伴、翻译吴莉莉越来越受到延安女同志们的尖锐批评。

毛泽东和他的第二任妻子贺子珍之间的感情纠葛是毛一生中少有人提到的,但同时也是不少人好奇的,究竟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最后分手,在这里,我们发表这篇专门文章,相信读者会从中找到答案。

【澳门新莆京23819com】贺子珍离开毛泽东的真实原因。却产生了不和谐的音调

斯诺在史去世后,用日文在《毛泽东的离婚》一书中复述了这一故事:毛的妻子贺子珍最不喜欢史沫特莱。反过来,史沫特莱坦率地表示,她认为贺子珍过的是苍白的、修道院式的生活,她不具备一个革命领袖妻子的必要条件。史沫特莱对贺子珍的冷淡就表明了她的看法。结果,俩人之间虽没有发生什麽争吵,但相互敌视是很深的。

【澳门新莆京23819com】贺子珍离开毛泽东的真实原因。关于他们夫妻两人一次最激烈的争吵的原因,《史沫特莱传》曾转引了斯诺著《毛泽东的离婚》日文版。关于发生在贺子珍和毛泽东之间这次重大争吵的起因与过程,是史沫特莱亲自告诉斯诺的。一九三七年二月,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人鼓励史沫特莱设法引进一种新的娱乐:西方式的交际舞。史沫特莱明白这些长征的幸存者需要学会松驰和娱乐。她还想到跳舞有助于打破受领导干部的妻子们影响而形成的僵化的社会礼仪。不知她从哪里找到一个旧留声机和一些西方的唱片。

接着,毛想确切地知道,“爱情”对她意味着什麽,她和查托在日常生活中怎样表达爱情,如果他们的婚姻是精神和肉体的结合,为什麽俩人争吵以致最终分手?史沫特莱后来对我(指斯诺)说:“他(毛泽东)孩子般的好奇使我惊讶。”还有,“他说他怀疑从西方小说中读到的那种爱情是否真的存在,它到底是什麽样?在他认识的人当中,我似乎是第一个体验过这种爱情的人。他似乎觉得在某些事上若有所失。”

【澳门新莆京23819com】贺子珍离开毛泽东的真实原因。据几个目睹这个事件全过程的老同志回忆,史沫特莱来延安同毛泽东见面,相互拥抱献花,这在西方很平常,但贺子珍难于接受。她把送花、拥抱当成“爱的表示”,把送苹果之类的举动看成是“感情的表示,”,因此对毛泽东产生了很深的误解。

“那为什麽要离开呢?”

网站地图xml地图